1. 主页 > 武术教练 >

见真武功,忆师父功夫(图)

编者按:沉胜利先生出生于海上武术世家。其父沉锦麟是著名太极拳师田兆麟先生的弟子。曾任安徽省合肥市气功协会副会长、合肥政协委员。1983年全国武术比赛中,他用自己独创的太极钢笔名扬全国。沉胜利先生自幼学习软硬气功和少林武术当武术教练,师从太极拳名师郝展儒、知协堂。半个多世纪以来,沉胜利先生钻研中国武术理论与实践,培养了一批高水平学生,为上海武术的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本文是他对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前后上海武术界的一些情况的回顾。具有一定的历史价值。同时也说明中国武术历史悠久,与社会上的骗人的江湖骗术不一样。沉胜利先生也是上海著名的古董鉴赏家。他从事古董收购和鉴赏工作55年,抢救了许多国宝。

撰稿|沈胜利

作者:沉胜利

“铁头公”两次救了我父亲的命

日前,上海晨报体育版刊登了资深媒体人、《功夫与格斗》原主编刘立芳先生的巨著《百年武侠重开》。艺术殿堂,中国武术何去何从”。沉重的回忆。1956年加入俱乐部,形意拳大师郝展如大师办理手续,送我精武体育协会徽章。我很自豪能把它挂在胸前。可惜现在找不到这个徽章了。不再。

我去当老师的武术,是从我父亲开始的。我父亲 13 岁时从杭州来到上海。他是他叔叔经营的搪瓷厂的学生。旧社会黑道猖獗。因为怕出去被人欺负,他想学习如何保护自己,所以他崇拜了民国时期上海著名的少林拳手。刘德胜是老师,学习少林拳。师父的徒弟很多,他是最年轻的徒弟。师父教他练少林拳独门功夫——铁头功夫。

我父亲在他中年时已经开了一家小搪瓷厂。做生意,他经常到五马路(今广东路)的一家茶馆喝茶做生意。在古老的社会茶馆里,歹徒经常用茶来惹事生非。我父亲喜欢打架和拥抱不公正。有一次,那个下流的歹徒拿起一张长凳,对我父亲敲了两下。父亲面色如山,稳如泰山。这个人又接了过来。长凳的一角敲了敲我父亲的头,但还是一动不动。” 父亲一惊,小声说道:“你要打架吗?” 吓坏了的歹徒抱头逃跑。

我父亲说他练过铁头功,救了他两次。抗日战争爆发后,他在杭州的家中避难。两个日本鬼子来了,砰的一声打开门去找花童。他父亲说没有。一个鬼子用枪托敲打他父亲的头。父亲假装摔倒并昏倒以挽救他的生命。

第二次是在1966年,“文革”之初,有一天,有一个“红卫兵”不知道该问父亲什么。父亲懒得回答。金属头撞在了父亲的头上,父亲冷笑回应。他甚至激怒了少年。他的腰带猛地拍打了几十下,让父亲的头上流着血,但依旧是坚如磐石。暴徒吓坏了,找了个台阶,就离开了。

1952年我上初中的时候,身体很虚弱。父亲建议我加强锻炼,带我去徐家汇的横山公园找老师。他先见少林拳,后见形意拳八卦掌。小时候喜欢看武侠小说。知道八卦拳很厉害,便崇拜了兴义八卦山西派高手郝展儒。12岁那年,我是学徒中最小的一个。那时,我不知道我的老师是形意拳大师。

每天早上6点起床,骑自行车去衡山公园,练习到8点,然后去上学。练形意拳最重要的就是母拳的三体站姿,五行拳中劈拳,双脚双外三合,手脚收拢,肩并肩,肘部和膝盖闭合,每天至少五次在混凝土地板上。十拳的威力。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练习了五行拳,劈、破、钻、炮、横,模仿十二字形兽鸟三套拳套路,三套对练。外黑社会带动内黑社会发展出惊人的力量。

铁砂掌与江湖诀

老师在武林有两个朋友。

星期天,他带我和弟弟去闸北区太阳庙路的武术家徐文忠家看望。徐大师的家也是练武之地。这是一座老式的小屋,前面有一个花园。地方很大。大殿里有两排刀枪,十八把兵器,棍子和戟。徐老师有很多学生。星期天,就像聚会一样,他在大厅里练习武术或格斗技巧。

一天,郝老师正坐在武馆里,看着徐文中的徒弟练武。休息的时候,一个粗腰的徒弟从郝先生的喉咙里越过,问郝先生有什么办法可以解脱。郝先生道:“你是不是交叉的很紧?” 老师用右手托住上腕,左手托住下腕,下巴向下用力。这人“哦哟”了一声松开,然后就看到他的手背肿了。徐老师立即给他贴上了膏药。这是我唯一一次看到郝老师展示他的功夫。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chinarcc.net/a/wushujiaolian/30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