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武术教练 >

吴校体罚成公开秘密,学生大腿被打(图)

伤痕累累的年轻学生令人震惊

武术教练体罚_被跆拳道教练体罚视频_女子体罚学院体罚憋尿

2011年底,教练殴打学生事件(>>>曝光河南某武术学校残暴殴打学生、流血事件)曝光后,该武术学校频频受到舆论批评。虽然大部分武术学校都采用现代教育,但中国武术的传统和古老的院落式训诫仍然或多或少地影响着现代武术学校。 “谁都在棒子下”已经成为业界不争的事实。

“问题男孩”被送进武术学校

很多武术学校的学生都是对学习失去兴趣的“问题少年”。对于这些处于青春叛逆期的孩子来说,进入武校似乎是最好的选择。 16 岁的高明就是其中之一。

武术教练体罚_被跆拳道教练体罚视频_女子体罚学院体罚憋尿

2010年初,高明的父母将他送到了登封市一所著名的武术学校。和很多刚入学的孩子一样,高明很不习惯学校封闭的生活:16个孩子挤在一个宿舍里,夏天只有两个电风扇,晚上热得睡不着觉。而且每天早上五点武术教练体罚,我都要起床跑步锻炼,然后是一天的高强度训练。训练是残酷的。夏天,晒太阳需要两个小时,每个人的皮肤都被剥光了。高明说,冬天训练时只能穿短袖,手脚冻伤已经司空见惯。但让高明最害怕的,还是违反校规的惩罚。这所武术学校规定,学生不得使用手机、MP4、打架、抽烟、看小说。如果有违规,他们将被教练“发球”。同时,如果你做错或偷懒的训练动作,也会挨打。高明说,教练员一般都用少林棍,打多少,怎么下,要看教练的心情。 “他们可以随心所欲地战斗,没有人敢还手。”高明说,如果发现逃跑,往往会更加拼命。如果一个学生不满意,教练会让其他学生抱住他们的四肢,然后他再做一遍。 “为了杀一百人,教练在教导严重违纪之前,经常聚集数百名学生,让大家集体‘观摩’。”

在武术学校,体罚几乎是公开的秘密,几乎没有学生能幸免。 2010年,高明三度被教练收拾。最严重的一次,让他每次上厕所都被人扶着。所以对于母校来说,高明的情绪很复杂,有时甚至有点“恨”。那些棍子打在他身上的声音是他无法抹去的噩梦。

不过,武校学生难管理也是普遍现象。 “光是劝说教育,肯定是不够的。”一位武校负责人说道。一些大胆的学生甚至抓住了六楼窗外的塑料下水管。滑到一楼。 “如果孩子有问题,那不是学校的责任。如果你打学生两次怎么办。”一名60多岁的武术学校门卫甚至露出了脸上的伤疤。他受苦是因为他阻止学生深夜外出。殴打学生。

被跆拳道教练体罚视频_女子体罚学院体罚憋尿_武术教练体罚

从“业余班”到“武术组”

经过20多年的发展,民办武术学校已发展成为集训练、比赛、演艺为一体的多元化产业链。正是1982年的电影《少林寺》在民间武林中扮演了角色。此后,少林功夫风靡全国,越来越多的武者来到这里,登封的武馆也如雨后春笋般拔地而起。顶多是“五步一健身房,十步一学校”。

其实,张水克和高明怀着不同的梦想来到登封武校。前者深受《少林寺》影响,自幼酷爱武术。由于家境贫寒,他希望通过武术改变自己的生活;后者是一个出身名门的“问题少年”。家长们希望武术学校的严格管理能给孩子带来改变。 他们代表了两种来学武的人。

被跆拳道教练体罚视频_女子体罚学院体罚憋尿_武术教练体罚

武者的“江湖之路”

在武校繁荣的背后,武校的某些不良习惯开始影响到越来越多的学生的生活。 2004年,登封市第一武术馆教练员因小事不满学生,利用学生“练功”,致使学生头部受重伤。 2006年,登封某武术学校教练发现学生私下外出。他立即以违反校规的武艺殴打学生,导致其中一名学生当场昏倒,被送往医院抢救无效死亡。 2007年,登封一所武术学校的教练为了纪念即将毕业的学生,​​用烟头在42名学生的手臂上烧伤。 2010年,吉林妈妈千里寻孩子,称登封武校的儿子被师兄欺负离开。

高明告诉记者,在武术学校,学长欺负小辈是家常便饭,要他们帮忙做饭,甚至洗衣服。此外,2008年之前,登封吴学校在当地的名声并不好。有的煤矿老板与人发生矛盾,会打电话给武术学校的教练带学生来帮忙。更令人匪夷所思的是,有的教练甚至带领学生介入其他家庭纠纷。

女子体罚学院体罚憋尿_被跆拳道教练体罚视频_武术教练体罚

对于所有武术学校的学生来说,毕业后都必须面对出路的问题。毕竟,在武派数以万计的修武者之中,武道冠军屈指可数,更多的人流向了社会。职业武术路过。高明和同学为了一条出路,吃过不止一次苦头:“大家都在想,为什么受了这么多苦,最后还是没有好归宿?”但现实是残酷的。武校毕业后,有的进入了职业队。有的应征入伍,有的当了保安,有的返乡,有的甚至成为社会不稳定的因素。据当地媒体报道,登封一所武术学校的6名学生,在学了四年武术后,没有找到合适的工作武术教练体罚,开始团伙抢劫。办案民警还表示,目前军校学生犯罪活动呈上升趋势。

不仅是学生,武校也难熬。学武至少要三年,周期比较长。另外,随着独生子女的增多,父母很少送孩子去武术学校吃苦。所以,这几年登封武校数量锐减,武校已经过了赚钱的黄金期,现在进入了微利时代。

现在,张水克已经成功转型为河南散打队的助理教练。但高明想放弃,即使他现在是某沿海城市的青年散打冠军。在他看来,就算夺得了武林冠军,又会怎样呢?不到两年,江湖上不会再有你的消息(应受访者要求,文章为化名)。

据中国新闻周刊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chinarcc.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