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主页 > 技术教练 >

学员意外死亡归咎于谁“教练技术课程”的专业性受到质疑

一开始肖楠不相信,一直说自己没钱。上个月,朋友突然告诉她,她已经给她交了4000多元的第一阶段学费,一定要试试。

后来她了解到,预付费是这类课程老学员招收新生的常用方式。

小南也参加了所谓的“教练技术课程”。在课程中,压迫机制无处不在。

DCM 董事总经理兼投资人魏萌于 8 月 16 日意外去世。在她去世前两天,她在一家名为 LEGACY 的培训机构上了一堂课。一时间,关于魏蒙的死是否与他参加的“教练技术课程”有关的话题被广泛讨论。

魏萌的丈夫、亲戚和朋友通过LEGACY官方微信公众号和媒体表示,魏萌声称魏萌因“精神控制”课程而死亡的说法具有严重误导性。

他的死因仍然未知。不少参加过类似“教练技术课程”的目击者表示,确实有人因为课程带来的不适而退出了课程;有些人在课程中突破心理防线时陷入自我怀疑;有些人因为沉迷于其中而失去了财富。 .

在接受中青报、中青报记者采访时,有心理学专业人士对此类课程的专业性提出质疑;一些法律界人士也认为,此类培训符合国家相关成人教育培训的要求,值得探讨。

参与者通过指出自己的不足,互相称对方为“家人”并为他人“做出贡献”

有同学表示,参加课程不是为了心理治疗,只是为了尝试一种新的“可能”。但课程“将通过一些链接设计,引导学生探索内心深处更痛苦的角落或更深的记忆,然后释放出来。”

根据LEGACY官网公布的工作坊时间表,课程分为自我意识(含3晚加2全天)、飞跃(含5全天)、里程(又称领导力,包括3个周末))和至全(含4个周末)4个阶段。魏萌在“飞天军”课程中晕倒了。

三阶段尾周教练嘉许信_对中外羽毛球混双比赛阶段击球技术运用的对比分析_教练技术二阶段

课程分为理论讲座和场景体验互动。有一名教练、一名助教和几名团队负责人。据说组长是从完成课程“里程”阶段的学生中严格挑选出来的。

小静是一名辍学生。同时,学生包括企业家、企业员工、保险人员和个体经营者。投行的人不多。

至于课程中是否存在“侮辱”环节,小静认为该课程“没有侮辱”。 “飞跃”课程的第二阶段是打破自己固有的信念,“游戏设计处于学生舒适区的边缘,鼓励学生突破,这确实是一个具有挑战性的环境。”

在课程中,教练要求学生互相称呼“家人”,“家人”之间要互相“贡献”。投稿形式是“从帮助学生提高的角度,让大家指出自己可能存在的一些不足”。

教练用“经历”来形容这个环节,就是在爱的氛围中,说出对方的“经历”,帮助“家人”突围。由于学生本身没有相应的专业知识和经验,“经验”往往会变成“批评”,构成心理负担。

前三个阶段的课程内容强度逐渐增加,课程中有很多类似的进攻经历。在活动“里程”阶段,小静身体不适,要求退课。 “里程”阶段学费1.600万已退。

在小静看来,在课程中,参与者需要自行消除负面影响。 “但有些年轻人本身就是一张白纸,不知何故,他们被一个他们不认识的人以爱和贡献的名义画在上面。绘画,留下的痕迹不是那么容易吸收或去除的。”

教练和助教是否有心理学专业资格,小静不知道。 LEGACY官网目前列出的职业战队没有她的教练。

在小静看来,一方面,课程确实起到了更好处理人际关系的作用;另一方面,体验环节设置上的问题也会对学生产生负面影响。辍学后,她花了几天时间才让情绪恢复正常。

曾在深圳参加过LEGACY课程的小欣在第二阶段退出。第一阶段,他依然觉得得到了回报,但在“跃跃欲试”阶段,他被要求回忆父母给他带来的伤害,回忆自己未兑现的承诺,不断否定自己。在后续的救生艇游戏中,他们还将模拟极端情况下的“生死”。一张票代表着一个活下去的机会,转与不转,不转,有些学生会经历抹杀生命的残酷。

熟人预付款是同类课程推陈出新的常用方式。

小楠经常反思自己身体的“问题”。她本以为这些都是小事,但在一次聊天中,一位朋友突然推荐她参加一门“可以帮助你面对很多问题”的课程。

本文由网上采集发布,不代表我们立场,转载联系作者并注明出处:http://www.chinarcc.net